时尚新闻

捷克军团在中东铁路(转载)

发布日期:2021-08-01 05:18   来源:未知   阅读:

  士兵们随着三套马车像旋风似的刮过去,刚刚击退红军的捷克士兵,被突然转回的旋风刮的四散溃逃。

  这是苏联影片《夏伯阳》开场的镜头。夏伯阳是苏联国内战争时期传奇式的英雄人物。在俄国内战时期,这位头戴羊羔皮毡帽,骑着白色战马,身披黑色斗篷,在东线多次击退高尔察克的白军,有英雄恰巴耶夫之称。

  曾高度赞扬过中国革命的一位将军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蒋介石则视这位将军为“文明一大害”。被国共两党领袖评价截然不同的将军,就是被称“中国夏伯阳”的徐海东将军。可见夏伯阳卓越的军事才能,也对中国有深深地影响。

  夏伯阳率领这支英勇善战的部队,何以被捷克人打得只顾逃命?1919年夏伯阳所部在伏尔加河中游、乌拉尔一带作战,距离当时属于奥匈帝国的捷克本土有数千里之遥。

  那么捷克人怎么跑到伏尔加河、乌拉尔山区一带同新生的苏俄政权拼的你死我活呢?

  1917年11月7日,中国驻俄公使刘镜人在致外交部的电报中说:“近俄内争益烈,广义派势力益张,要求操政权,主和议,并以暴动相挟制。政府力弱,为难,恐变在旦夕。” 次日,刘镜人又发了一个电报称:“广义派联合兵、工反抗政府,经新组之革命军事会下令,凡政府命令非经该会核准,不得施行。昨已起事,夺国库,占车站……现城内各机关尽归革党掌握,民间尚无骚扰情事。”

  民国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公元1917年),吉林督军孟恩远、奉天督军张作霖、黑龙江督军鲍贵卿三人联合向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外交部和交通部推荐郭宗熙任东省铁路督办的电文“现哈埠俄广义派径欲收接路权,排去旧用人员”。民国七年一月十九日(公元1918年),吉林省长官公署为霍总办派员来见情形函称:“并言自该国广义派在哈菽扰后,公司方面党派纷歧,凡属路务人员类多不遵命令,致霍无术统一”。

  1917年,中国高层的这几组电文真实的记录了俄国“十月革命”这一历史事件,电报中说的“广义派”,就是布尔什维克。革命初期,中国北洋政府处理的非常谨慎。1918年(民国7年)4月3日,外交部致电黑龙江交涉员称:“各国对俄广义派尚未表态,所有霍尔瓦特组织机关等事,只能作为不知,况与我有领土关系,尤其慎重,万不能明示援助。”

  布尔什维克夺取俄国政权后,列宁政府为了让国家能退出一战的困局,提出的和平建议被其盟友协约国拒绝后,单方面与交战国德国进行和平谈判。1918年3月3日,两国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苏俄退出战争。依约俄国割出323万平方公里土地,赔款60亿马克。这个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条约,激怒了国内部份将领及各反对布尔什维克的势力。同时亦惹怒了协约国,促使协约国支持各地白俄政府,出兵干涉俄国内战。

  1918年春天在西伯利亚大铁路沿线爆发了一个重大事件,给协约国干涉苏俄提供了借口。

  捷克军团全称是“捷克斯洛伐克军团”,本是协约国武装力量的一部分。当时捷克斯洛伐克还在奥匈帝国统治下,为了争取民族独立,捷克斯洛伐克的侨民们和德奥战俘中捷克籍人组织了志愿军部队,加入俄、法等协约国的军队序列。十月革命苏俄退出战争后,要解散一战中在俄国东线抗击德奥军队的捷克军团。与此同时捷克军团在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的感召下要求回国。

  1918年2月18日,在德国疯狂进攻苏俄时,法国人宣布现在捷克军团是法国军队的一部分,要调往欧洲战场西线继续对德国、奥匈帝国作战。法国人和捷克斯洛伐克民族委员会签署协议,捷克军团通过符拉迪沃斯托克、太平洋、大西洋前往西线日,捷克斯洛伐克民族委员会、协约国与苏维埃政府三方在奔萨签订协议,准许捷克军团以“平民身份而非战斗单位”穿越西伯利亚,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船,经巴拿马运河返回欧洲。苏维埃政府要求捷克军团通过西伯利亚时交出军械,只携带少量自卫性武器,但是在英法的怂恿下,捷克军团拒绝执行。下图是在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捷克军团。

  1918年寒意料峭的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既有旧俄各种反抗势力,又有通过西伯利亚大铁路转运远东的捷克军团;而被关押的德奥战俘正从西伯利亚往欧洲遣返。各种原来敌对的势力,混乱的交错运行。在协约国蛊惑下,5月25日,捷克军团在西伯利亚铁路发动叛乱,整个俄国乌拉尔山以东成无政府的混乱状态。

  捷克军团宣言绝不干涉俄国内政,“其所以反对广义派者,因该派与德单独构和破坏战事”,“宗旨在攻击德奥并不干涉俄国内政,其对于多数党因有德奥俘虏在内,且虑德势东渐,故出间接之战争……协约国援助赤军亦同此旨,使无后顾之忧,如英法美各国态度极为明瞭”。其实这些都是捷克军团和其后台老板们英法美日等国漂亮的说辞,用来掩盖国际视听的烟雾。不干涉俄国内政,那同夏伯阳红军作战,不是干涉俄国内政吗?屠杀西伯利亚地区人民不是干涉内政?他们的不干涉内政,是指的不干涉以高尔察克为首的白卫军们进攻苏俄。

  但是具有良好军事素养的捷克军团,迅速击溃了铁路沿线新兴的苏维埃政权,占领了西伯利亚铁路沿线的重要城市:鄂木斯克、伊尔库次克和赤塔等。6月29日先期到达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捷克军团,在参谋长季捷里赫斯指挥下发动叛乱,推翻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苏维埃政权。

  民国七年七月十五日,香港蓝月亮挂牌图,高燕如旅长调查俄属东海滨省一带军事情形呈报:“现闻赤赫队已将双城子、海参崴一带广义派驱逐,……赤队已占据双城子,现在四巴斯与广义派接战,已经其派包围矣。”这份报告说明了俄罗斯远东滨海省已被赤赫军控制。杜学瀛致张巡阅使、鲍督军(即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吉林督军鲍贵卿)密电称:倾闻阔尔恰克(即高尔察克)”曾为俄社会党所拘禁,旋经赤赫军担保始获释放。而赤赫军从另一份报告里知道就是捷克军团,民国七年八月十二日,滨江道尹为俄军队过哈事函:“俄属东海滨省赤赫斯拉克军队一万一千人,拟假道中东铁路前往贝加尔省。”1918年8月28日,哈尔滨警察总局局长张曾榘给东省铁路督办郭宗熙事呈有这样的话“窃维协商国共同出兵已成事实,自斯拉夫军到境后,日本军队联翩而来”。高燕如旅长调查俄属东海滨省一带军事报告也称“其会场设在山坡,前二、三日由赤队裁花布景,所裁字样系赤赫斯拉夫人种种历史上之关系。”由于捷克和斯洛伐克属于斯拉夫人种,上面的报告里也清楚的说明赤赫既是捷克。

  而当年一份联军军事运输会议记事录更加准确的道出在中东铁路活动的捷克军团,该文件出现大量捷克字样,如“ 有谓,余闻近日捷克列车已由该段开至海参崴”;“捷代表对于二道河子日本守卫兵与捷克军用车驾驶员之冲突,表示不满意”。从历史文件看,赤赫斯拉克是民国时期,称捷克斯洛伐克(英文czechoslovak)的一种音译。而现代音译捷克较少使用。赤赫军、赤队和赤军既是捷克军团。

  捷克军团远离国土,在苏俄的后方作战,军需物资全来之协约国提供。高燕如旅长调查报告有“日本卖与赤队大炮五尊,炮弹一千五百个”,这仅仅是大量武器供给显露出的冰山一角。捷克军团和日军,外穿的军大衣服一致,是“所有赤队兵饷系法国接济、军装系日本接济”的有力证据。日本处心积虑的图谋西伯利亚和中东铁路,出兵最多也最卖力气。滨江道尹兼吉林铁路哈尔滨交涉员李家鳌同在哈尔滨的霍尔瓦特见面谈话后,于民国七年九月十日(公元1918年),给北京外交部总长的密电称“日军共出三师,一师已到崴,约一万人,现在乌苏里一带战敌,将至伯力;……一师将过哈,约二万,想在拜喀尔湖以东,专为联军战守东方.此时,赤军将全赴欧俄倭尔噶河一带,与德奥战。”

  捷克军团叛乱后,在协约国支持下,占领了伏尔加河中游、乌拉尔、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俄国社会革命党也在西伯利亚挑起了一系列反革命行动。1918年秋,在内外反革命势力的联合打击下,西伯利亚苏维埃政权被颠覆了。西伯利亚临时政府(鄂木斯克)、西伯利亚自治临时政府(符拉迪沃斯托克)纷纷成立。

  此时,协约国各国也在积极磋商出兵干涉俄国内战,日、美、英、法等逐渐形成了共识,而中国北洋政府也不甘落后,与协约国列强展开外交交涉,表示中国将随同出兵西伯利亚。1918年7月15日,中国驻海参崴总领事,兼铁路监管会运输部会议代表邵恒浚称,“各国协助赤赫队既争先恐后,我国势不必独异,业已电请政府,尚未得覆”。7月25日交通部电吉林省督军、省长称,“俄乱日亟,各国既共同出兵,我国自不容独异,现政府拟出师千余,前赴海参崴,相机办理。”与此同时,北洋政府也行动起来,筹划利用这一良机收回被沙俄强占的一些主权,包括中东铁路的控制权。民国七年九月二十日(公元1918年),中东铁路督办所的傅疆访询西伯利亚政府总理后,给吉林省督办郭宗熙的信函里面记载:1918年9月17日,鄂穆斯克的西伯利亚政府国务总理窝罗郭特斯基为联络海参崴的西伯利亚自治临时政府,并寻求协约国的支持,来远东察看情况,赴海参崴路过哈尔滨。傅疆还写道:“窃闻窝氏本系社会党人,其政府辖地既广势力较优,赤赫军已受其指挥,协商国亦特别看待,日美要人之来迎,大有联络之意。”而高尔察克是鄂木斯克西伯利亚临时政府军事部长,11月份就职全俄最高执政官,捷克军团也接受了其指挥。下图是俄罗斯电影《上将高尔察克》电影剧照,上面清晰的有美国、英国等国的旗帜。

  1918年5月至1920年初,捷克军团同协约国一起进攻苏维埃,西伯利亚大铁路对于俄国作用非凡,从《蒋经国自述》可以看出来。他写道六十二年前,斯大林在向中国政府解释占领外蒙的理由时说:“倘使有一个军事力量,从外蒙古向苏联进攻,西伯利亚铁路一被切断,俄国就完了。”

  而此时西伯利亚大铁路被捷克军团控制,它的支线中东铁路也活跃着捷克军团。列宁的苏维埃政权危在旦夕!!!

  捷克军团叛乱给了英、法、美、日出兵西伯利亚以“合理”的理由,各国在保护捷克人免遭“德国—布尔什维克迫害”的口号下相继派兵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陆。1918年7月4日,美国鉴于捷克军团占领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以及西伯利亚地区,并希望“力量强大的捷克军团不仅能成功反对布尔什维克,而且能有效地对抗日本”。美国以帮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捷克军团同“其在西西伯利亚的同胞团聚”为目的开始对远东武装干涉。1919年6月21日,何泽霖奉五二三号钧宪密令,沿西伯利亚大铁路考察各国军队情形报告称:“查西比利亚铁路共分三段,由满洲里至伊尔库茨克,名曰后贝加尔铁路。此路由日本军队保护。……由伊尔库茨克至诺沃尼古拉也夫斯克,名曰脱姆斯克铁路。又诺沃尼古拉也夫斯克至鄂姆斯克,名曰鄂姆斯克铁路。此两路由赤赫军队保护。沿路驻守之军队约四万人,统归法军司令加宁节制,即西比利亚联军总司令。”下图为俄罗斯最高执政官高尔察克命令法国派来指挥捷克军团的将军热南看守铁路。

  苏俄政府一方面谴责捷克军团和协约国的侵略行径,另一方面在军事上组建东方面军,在军事上给予捷克军团坚决打击。1918年8—9月,英法为了挽救捷克军团的溃败,多次请求日本进军西西伯利亚和伏尔加河流域,都被日本拒绝。日本军事力量主要集中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要建立对该区的独占和对西伯利亚铁路的控制。而此时东方面军包括夏伯阳的红军25师正在东线围困捷克军团。高旅长报告上说:“赤赫队约四万左右,在西伯利亚被广义派围困。现海参崴的赤赫队拟派兵往援,须取道中东路线,”只有自家兄弟才会急于解救面临失败的西伯利亚捷克军团。

  民国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中东铁路督办所傅疆呈送高燕如调查俄军事情形函“纵观大势,我国对于赤军宜与英法美取同一状态,即如赤军拟假道中东铁路运兵赴西伯利亚,解该省赤军之围,满站危急或亦可籍此挽救。联合西进及要求在哈暂留一日购买粮食,此等请求未知中央如何答复。”中东铁路各方势力相互角逐,中国无力决定它的命运,地方官员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据在海参威的中国邵领事称,捷克军团借道中东铁路的事情势在必行,“与其强而后可,不如应其所求,占此先着。北洋政府是和协约国一起出兵苏俄的。对于捷克军团借道的要求还是同意的“由驻京俄使商经外交部,开全体阁议表决,准其通过”,捷克军团四千人于民国七年八月十二日下午四点钟,过哈停留“以便购买军需物用”。

  由于中国政府极力维护主权利益,捷克军团在中东铁路仅仅是运送军队、物资和伤兵,并没有成建制的驻军。民国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公元1918年),滨江县知事张曾榘给中东铁路督办公所的报告说:本月一日早九点由满开到专车四十两,赤赫官两员,兵十名,押解德奥俘虏五百九十二名,现停军用站台。又午后三点有崴开到专车一列,法国司令一员,随员三十五员,赤赫兵二十员,现停车站”民国七年十二月十六日,穆棱县知事徐鼎勋更正调查外事报告表称,“十三日十一点三十分钟由哈尔滨开来火车五十辆,内载俄国乱党约二百名,曾由赤军押解,往赴海参崴去讫”。1918年6月4日,安达铁路交涉分局专员于驷报称“遵查赤哈军由崴运送军械赴沃,于五月三十一日早六点钟到站,计瓦罐车三十六辆,赤哈军七十名,炮九尊,马四十余匹,军用小车数十辆,是日十一钟开往北行”。

  捷克军团假道中东铁路,因俄路工罢工阻其向欧洲俄国进军。俄报载捷克军司令盖达布告一件,上面说“俄国及赤赫军司令名义告谕铁路电报工匠及执事人等,讯即取消罢工情事”,“凡提倡罢工及有意损坏铁路妨碍军事行动者,归战时军法法庭裁判,处于枪毙之罪”。并设立中东铁路司令及临时军事法庭审判罢工人员,北京政府抗议,旋撤消以上措施。1918年10月1日,吉林省中东铁路警备司令陶祥贵出示布告,抗议捷克兵团司令盖达非法指定其部下喀特列次上校为中东铁路护路军司令。这位盖达司令就是捷克名著《好兵帅克》作者哈谢克的上司。

  而借道中东铁路的捷克军团,在中俄边境遇到重重困难,据记载“此次赤军由满站冒险进攻,倘不能与伊城赤军联络一气,转瞬天寒,势将坐毙”。中东铁路督办所傅疆在会晤哈赤军司令时,赤军非常期盼协约国军队调兵满洲里站,共同援助他们,否则孤军深入,情况悲观。傅疆主张此时是中国尽参战义务最好时机,他给省督军的事函非常急迫的说:“倘能由我政府提议引起联军誓师东指,则赤军既无后顾之忧,而于我防关系亦非浅鲜。可否转商督军会电中央商议进止,东亚危机千钧一发,刍尧之献无任主臣。”

  美国和日本都想控制西伯利亚铁路,在俄国远东的英日军队同红军作战均遭到挫折,协约国不想太多顾及伏尔加河沿岸和乌拉尔地区的军事行动。此时一战还没有结束,英法的军队还在欧洲同德奥死拼,何况英国推行利益均沽。在西伯利亚的外国干涉军主要是美日军队,仅仅起到协助作用,没有同红军大打。协约国鼓动捷克军团和白军同苏俄血战,火中取栗的做法,使得滞留在伏尔加河沿岸的捷克军团受到重创。

  1918年11月,一战结束后,英法百废待兴,德国、奥匈帝国战败,国家分裂,被国际社会淘汰出局。各国内部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高涨,苏俄红军在战场节节胜利。1918年12月24日,黑龙江督军鲍贵卿致吉林省长孟恩远电文称,“但据闻阔氏之声言讨谢,实由美国暗中主持,彼阔霍与谢之争,即为日美相争之导火索。盖美日暗潮酝酿甚久,如果愈演愈烈,一旦爆发,必成燎原。然美国声望甚高,今方主盟坛,执世界之牛耳。日本当不敢冒大不韪,轻犯其锋,惟又不甘舍弃其巨大之权利”。高尔察克、霍尔瓦特同谢米诺夫的矛盾,实质是美日之间的争夺远东和西伯利亚的利益,各自扶植亲自己的势力。1919年东线红军发动反攻。而反苏俄的白军,由于背后都有协约国操纵,以致内部矛盾不断,为了私利争夺权力和地盘,指挥不统一,各自为政。

  协约国内部在对捷克军团问题上也意见不一,法国想促成东西两部分捷克军团汇合,而英国逐渐对捷克军团失去信心,认为其他们不会在俄国长久作战,转向扶植高尔察克。美国和日本主要精力争夺西伯利亚铁路控制上。西伯利亚地区的捷克军,也陆续向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终点太平洋东岸的海参崴撤退。1919年4月13日,联军第六十一次军事运输会议记载:“日代表谓,据目下情形之扰乱及捷克撤兵问题之重要,余决计于明日派一参谋官至双城子直接向宋支队长交涉之。”俄国远东双城子至五站间的铁路归中国军队保护,捷克军团对此段铁路的中国军队高度赞扬“只知自既拉里索至双城子间之行车极为妥稳,他则未有所闻”。1919年4月28日,联军第六十三次军事运输会议记载:“捷克代表谓,捷克军在西方除人员外,尚有军械、器具、www.888842.com,服装等项颇多,尽数须用车四百辆,而近时中东路空车缺乏,拟将在海参崴空车每月开一列至哈尔滨,专为捷克军之运输。捷克代表之要求,经全体通过。”此时的捷克军团全力后撤,在也没有1918年春天的气势了。

  1919年11月,鄂木斯克即被红军攻占。为了保存实力,高尔察克决定率部横穿6000多公里的西伯利亚,逃往太平洋沿岸,以求东山再起。而此时保护西伯利亚大铁路安全,并护送高尔察克的捷克军团。生死攸关之时,依照捷克军团的最高指挥者法国将军热南的命令。在伊尔库茨克扣押高尔察克的列车,出卖了高尔察克,以换取他们安全离开俄国的保证。1920年初红军基本上已肃清白俄在西伯利亚和远东的势力,捷克军团在高尔察克政权垮台后,随着协约国军队离开了西伯利亚。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Power by DedeCms